刘元鸣献演第六届山东省朗诵大赛 |《最后一颗子弹》

发布时间:2020-01-22 09:58 | 来源:华人频道
  最后一颗子弹
  
  改编:刘元鸣
  
  朗诵:刘元鸣
  
  临时召开的紧急会议上,大队长的嘴里炸雷般滚过一连串的名字,独独没有老丁。
  
  老丁瞪大了眼睛,死死地盯住大队长,可大队长的视线飘来飘去,总不和老丁的眼神相遇。于是老丁知道,漏掉自己是故意的,是出自于一种善意。因为,从明天开始,老丁将不再是个现役警察了。
  
  沉默,偶尔听到子弹上膛的声响。老丁终于还是按捺不住,用一种发颤的声音说:“队长,我,啥任务?”
  
  大队长略微迟疑,终于还是答应:“行,负责外围吧。”
  
  老丁便有些激动,手轻轻按在了腰间的“老五四”手枪上,心里默念,老伙计,明天咱就分手喽!
  
  围捕进行的并不顺利。这个犯罪团伙横跨数省,杀人越货,作恶无数,但却像一条狡猾的章鱼那样,屡屡从警察的枪口下滑脱。
  
  一条身影速度奇快地窜进小巷,惊魂未定地停下来大口喘息,正暗自得意于又一次逃脱追捕时,冷不防,老丁从一个门楼斜刺里杀出,刚好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  
  惊讶,愤怒……恐惧,庆幸……
  
  就在老丁一愣神当中,罪犯猛然闪身越过老丁,撒开两腿向前狂奔。
  
  “站住!”老丁大喝。
  
  “站住……!”老丁又喊。
  
  罪犯并不停步,化作一条黑影嗖嗖前窜。
  
  跑得多好啊!步履大步频快,摆臂有力,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。老丁暗想,自从进了小学,这小子就开始了百米冠军的历史,却万万不曾料到,这双腿竟从田径场一直跑到了逃亡的路上。
  
  鸣枪示警。突然的炸响使老丁吃惊。
  
  黑影依然没有丝毫停顿。老丁定定神儿,深深吸一口气,枪声再度响起。
  
  枪响中,黑影猛地扑倒在地,但又很艰难地爬起,拖着右腿挣扎着向前移动身体。
  
  正是北方的深秋时节。那偶尔传来的鸽哨声,竟一直响到了老丁的心尖。北风初起,似乎是风沙迷了眼睛,两行浊泪缓缓流出,沿着他阡陌纵横的老脸四处爬动。而他的手却不抖,举枪,瞄准,三点一线,击发。一颗子弹呼啸而出,刺入黑影的后心。倒地的刹那,中枪的身体下意识地扭转过来,眼睛里满是迷茫不解。
  
  老丁无力地垂下枪口,眼泪流得愈发凶猛。
  
  同事们赶上来的时候,大队长将尸体掀翻过来,脸上的笑纹倏地僵住,伸手止住了喜形于色的属下,声音颤抖地说:“这是老丁的儿子,他唯一的儿子。”
  
  射出了警察生涯中最后一颗子弹的老丁,渐渐地把身影融入漫天而起的风沙中。他在想:明天就退休了,干点儿什么呢?对了,首先应该写封信,一封以儿子名义写的信,可以读给病瘫在床的老伴儿听。
  
  刘元鸣
  
  资深戏剧家。山东艺术学院㚈聘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。青岛市文化艺术研究院研究员;原青岛市博物馆馆长;青岛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。曾发表演出戏剧、文学作品60余部;从事戏剧教育30余年,为青岛培养近千名表演、导演、主持、编剧学生考入国内八大艺术名校。
  
  主要艺术成就: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奖”;国家文化部“群星奖”一等奖;中央电视台“全国第三届戏剧小品大赛”最佳编剧奖;三次荣获中国“曹禺戏剧文学小品小戏”一等奖 ;全国朗诵小品大赛一等奖第一名;第五届全国六艺节优秀作品奖、表演一等奖。
  
  出版著作:《青少年朗诵艺术》《朗诵与主持艺术》剧作选《旋转的人生》主编《青岛艺术研究丛书》《青岛博物馆馆藏丛书》等。
  
  朗诵者的话:
  
  第六届山东省朗诵大赛圆满结束了,从活动的规模,朗诵题材、形式的多样化,尤其是山东几大专业院校的参与,都使赛事层次达到了更高的水平。大赛主办方邀请我为晚会颁奖,代表评委祝贺演出成功。前几届我献演了《火光》《今夜星光灿烂》《散步》等诗歌散文类作品。这次为了示范不同文体的朗诵作品,以赠大家欣赏并评论,我选择了故事《最后一颗子弹》。虽然是篇老作品,但故事性、行动性、人物情怀都非常深刻,朗诵起来更具有挑战性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独立创作性。因为时间紧,改完稿子后便开始背稿,有知已朋友劝我拿着夹子朗诵,万一台上忘词,现场演出录像可不是闹着玩儿的,所谓台上一分种,台下十年功,又何况是篇新裝的稿件?我坚持脱稿才是真正朗诵艺术的呈现。此时正巧要去摩洛哥旅游,我就在车上,宾馆里默念,甚至睡梦中都在背稿子。演出那天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,终于比较完整地呈现出来。很多瑕疵,求得良师益友指正!